无羡汪叽叽叽叽

【ming中心/rng群像】风里飘雪的花

VicLee:





-RNG·ming个人视角&RNG全员向


-国际三禁 请一定不要转出lof


-退役设定 时间线混乱ooc我的


 


讲实话,这篇最开始是季中应援来着,现在已经变成了洲际赛决赛应援。


 


写得很烂,但心是诚的。我真的有非常认真的去设想每一位角色的归宿,请大家不喜右上叉吧,不要diss得太狠,我会哭的(;へ:)


 


本意真的是纯友情向!真的是!!纯友情!!!如果看出来了任何CP就是RNGay的锅略略略哈哈~tag打单人了,不妥麻烦告知我删掉啦。大家随意,自由心证吧2333。


 


推荐BGM:夏小虎《逝年》


 


 


 


————


史森明是他们几个人里最后一个退役的,S8春天一起为RNG下过金色的雨的那几个人。


 


一起站过舞台中央的还剩一个戴志春。这孩子变化很大,当年的骚套路走A如今也已经能把ez玩得风生水起;两人一起带着年纪更小的队员们在一个又一个赛季里为队伍挣了不少光,还有钱。史森明把行李箱靠在楼梯拐角,看着这个算是自己一手辅助出来的后辈从电竞椅上露出的两缕黑毛,想想还是走过去揉了揉。


 


……破孩子学他锅老师什么不好,又没洗头。


 


戴志春练补刀的手没停,斜歪着把头仰了一下看是谁碰了他琪大爷高贵的头毛,不想撞进史森明难得不因傻笑而眯没的眼睛里。


 


“队长你怎么起这——你,”戴志春站起来转身看着史森明,目光从他整齐的出门装掠到26寸行李箱、等在一旁的经理和领队,又回到本人身上,“……这就走了啊?”


 


史森明退役的事早就和所有人都打过招呼了,小队员们舍不得,教练组管理层也不想他走。然而合同到期,个人意愿,最后彼此都点了头。


 


RNG·ming,以后就不在LPL在役选手名单里了。


 


对内宣布的时候戴志春也是像现在一样,微微低着头站在他面前,眼睛稍微有点湿。他最近几年吃了化肥似的疯长,从颗豆芽变成了根葱——好心是不像某人横着长,史森明甚是欣慰。


 


欣慰都出来了,龟龟,我这是有多沧桑。


 


“队长……”戴志春紧绷的语调拉回了史森明奔向远方的脑电波。伸手拍了拍自己最后一任AD的肩——这孩子已经高到他摸不着头顶了——露出标志性傻笑,“琪琪加油。”


 


推着行李箱路过一张换了基地也没忘copy过来的壁画时,史森明停下脚步,迟疑一下还是拿起手机对着相对的那面墙拍了张照片,推开门走向等候已久的司机师傅。


 


戴志春的目光被隔断。轻轻抚了下头顶,他坐回去,打算再练一小时补刀。


 


 


 


皇族电子竞技俱乐部V


202X-5-8 10:55


今日,曾担任RNG俱乐部队长的辅助选手Ming(史森明)正式宣布退役。


几年来的风风雨雨,感谢你一路相伴。


祝你在今后的人生里万事顺遂,记得常回家看看!”


 


rngmingV:


202X-5-8 11:00


when i see u again[图片]”


 


是和乐毅发过的画风相同的壁画,上面画着八个人,S8春天一起沐浴过金色的雨的那八个人。


 


 


 


从北京飞到广东不要太长时间,倒也够史森明做了个梦。梦里他又回到了第一次走进RNG基地的时候。


 


在YM的时候他就是最招PDD喜欢的孩子之一,第一次到RNG也是嫖老师亲自领着。他还记得那天是风哥亲自来给他俩开的门——倒不是以示重视,单纯就是一队队员训练赛没打完阿姨又在厨房做饭,离大门近的闲人竟只剩他。


 


“ming啊”,风哥拍他肩膀的力度不轻不重,笑得也很随意,“快跟你嫖老师进来,饭马上就好了。”


 


好像他不是一个被老板带来试训的名不见经传LSPL辅助,而是出了个远门数月未归的小孩。也没成想一念成谶,从此便真的在这里站下了脚。从此以后很多年,无论风雪还是晴空,RNG·Ming的字样都一直贴着他的后心没离开过,跟着看过他17年夏天的不甘不舍,看过他18年春天的欢欣笑容;他们有被让二追三,也曾绝地翻盘,失意过也得意过。


 


“但是过日子和打游戏本质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李元浩和刘世宇同年退役,在RNG第一次捧起S赛冠军奖杯的第二年春季赛后。其实没有人觉得他们该退,但也没有人过分惊讶。一批死忠粉在官博下面不舍了几个月也慢慢归于沉寂。人们互相慰藉,说着事情已成定局闹也没有用不如不要瞎给喜欢的人在职业生涯的最后再招一波黑,好像这样说了就真的能把满心的疑惑不甘咽下去。


 


真的能吗?


 


P社在俱乐部官博和个人发了声明之后第一次做了双人退役专访——毕竟以往也没有这种多年老搭档顶着同一个俱乐部的名字一起退役的新鲜事。长微博封面是18年MSI庆功宴上刘世宇坐着玩手机被李元浩强行套上兔耳朵帽子的照片。村长的照片从来都是好看的,密得虎贼兮兮的笑和钢铁直锅写在脸上的别搞我在SD卡里歇得安稳,再导出一次也没有丝毫模糊。


 


史森明抬头看了眼已是微醺的两位前职业选手,想感慨一句村长P图技术真好。


 


他随意划拉了两下手机就锁了屏。想也知道这篇文章该挺长,还得是字里行间充斥着对往日英雄的赞美和老将谢幕的悲壮那种。人不就活蹦乱跳坐自己面前呢,还用得着去看那些层层经过别人手、筛查得恨不得精细到标点符号的侈丽闳衍?


 


“哎,”史森明也跟着喝了两杯,借那点少得可怜的酒精壮着胆子不怕被gay,踹了脚半醉不醉的李元浩,“怎么说?”


 


他声音不大,语速适中,吐字已经尽可能地清晰,李元浩没有理由听不清。


 


虎大将军笑没了眼睛,没看史森明,一边笑一边不嫌硌手地拍着和小龙虾搏斗的刘世宇的大腿,说话拐弯抹角的。“哎其实过日子和打游戏本质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刘世宇面不改色地又丢掉一个虾壳,完全没有试图甩掉李元浩的魔爪。史森明嘿嘿嘿地笑起来,“李元浩你临走还要gay我锅老师。”


 


“那,以后就不好gay了,是不是啊锅老师?”虎爹又挂上了熟悉的贼笑,和当初往刘世宇脑袋上扣兔耳朵帽子时一模一样,“哎,可惜没和锅老师一起打一回全明星。17年我还说过让他们别投我你年纪大你先去呢。”


 


“真没想到咱俩一起退役,我当时还说我肯定比你能打,打脸。”


 


他俩最后都去过了全明星,就是没能同时、一起坐在全世界面前,将ID前冠以“LPL”。


 


就像史森明也早没有机会和简自豪在全明星并肩了。


 


 


 


LPL的一代传奇如所有人设想的一样完美谢幕。


 


史森明在各种各样的采访中无数次表明过“作为朋友还是希望小狗早点退役”的想法,现实如他所愿。捧起世界冠军的奖杯时简自豪哭了,他脸肉嘟嘟,哭起来表情管理全方位失控,说实话挺丑的,可是没有人拿那一刻的图截作表情包。因为大家都哭了。


 


简自豪在赛后采访宣布退役。说话的时候情绪的爆发已经缓过来了点儿,甚至能笑嘻嘻地安慰两句感性爱哭的漂亮主持。


 


“…其实我也看过微博之类的粉丝说的嘛,就说小狗拿了世界冠军就该退役了。你看你们都猜到了,应该有心理准备了嘛嘿嘿嘿嘿。


 


“最后还是要感谢这么多年来支持过我的人,我的家人,我的教练和队友,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还有很多拳头的工作人员,非常感谢你们对uzi所付出的一切,谢谢。


 


“谢谢!”


 


胖胖的世界冠军弯下腰,鞠了一个长长的躬,标准九十度;脖子上黑底白条纹的肌内效贴对着场馆的穹顶最后一次比了个“V”。


 


离开俱乐部的那一天简自豪女朋友开车过来帮忙搬东西,看见史森明瞬间笑弯了眼,小跑过来颇为豪迈地拍拍他的肩,“终于不用吃你的醋了!”史森明配合地笑,两人在女生的提议下拍了合照,不多时看见她发了微博。


 


“从65天变成365天啦!”


 


他笑着点了赞。


 


他最后还是陪他走过最难忘一段时光的那个人,是他最后一任“狗妃”,是他放心把RNG的未来交付的人。简自豪上车之前过来抱了他,就像17年那个充满遗憾的夏天结束时史森明用力踮脚张开瘦弱的手臂拼命把自己揽在怀里那样。


 


“史森明,我以后再也不抱别的辅助了。”


 


我没有辅助了。


 


 


 


反而是两个“高龄”上单退得晚一些,也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理由,只是觉得年纪差不多了,新人又未来可期,合同到期便水到渠成让了贤。


 


本地人刘志豪和史森明见面的机会最多。退了役的京城贵妇有了宽广的个人空间,闷骚之势更甚当年;跑步游泳一样没落下,健康的身材定了型,再寻不见一丝一毫远古时期黑框眼镜的小胖子。


 


主场玩家得空就借身份之便蹭史队长手里几张票,有时候只有自己去看比赛还会快乐地帮志愿者杵在门口发应援,求合照求签名的来者不拒,表情像极了当年六一节掏出亚索快乐了一天的琪琪。


 


“其实在下面看你们打,也挺好的,”刘志豪毫不羞愧地拿走教练份的粉丝应援奶茶,“我有时候不理解那些退役之后还对台上依依不舍的人。我觉得在役期间,我已经把我能做的事、最大程度地做好了,难道没有任何遗憾也需要装模作样地留恋吗?”


 


“那些舍不得的人,说到底还是曾问心有愧吧。”


 


海南一哥退役先回了海南,后来定居魔都。


 


之前录官方的采访视频严君泽说退役之后应该不会再从事电竞相关工作了,想了想又说觉得开网吧不错,史森明没想到还真让这傻大个折腾成了。地址严君泽发给他们过,离原来的俱乐部挺近的。有一天他发了张照片在群里,说俱乐部原来的房子要卖了,他想买下来。众人冷漠地以“哦”回应资本主义让的大手笔,只有洪浩轩兴冲冲地问哥你要炒房了?


 


最后因为太吵被暴躁群主刘世宇踢出群聊一晚上,据说哭哭唧唧地磨了麻辣凶锅三个小时才给拉回来。


 


严君泽还是把房给买了,“很熟悉,”他在群里说,“有空一起回来住一下,房间格局都没变,我再去重新装修一下。


 


只有坐在赛场上戴了耳机的严君泽才是骚话王,离了游戏,他还是个有点寡言却说一就是一的大男生,眼眸清亮,笑容明朗。


 


史森明看着严君泽的聊天记录,最后动手发了条,“严君泽牛批。”


 


 


 


洪浩轩真的是群里最能聊的。


 


论退役他是除了史森明最晚的,男生顶着舆论的鼓励赞美与谩骂讥讽,跨过又深又浅的海峡来到上海又跟到北京,华北平原四季分明空气干燥,亚热带岛上生活了二十年的人颇不适应。史森明记得他刚来RNG的第一天,高高瘦瘦的大男生微低着头,笑得羞涩,开口是偶像剧里才见的绵软口音,“你们好哦~”


 


没想这自带波浪线效果的说话方式迅速带偏了所有人,以钢铁直男刘世宇为首。


 


被人叫成狼王的打野选手只有戴起耳机握住键鼠才犀利凶狠,离开电竞椅立刻化身团欺小绵羊,被起哄背人抱人或者是被背被抱早就是正常操作。他孤注一掷来到LPL,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圆一个梦。后来拿冠军洪浩轩是哭得最凶的,上气不接下气,逮着谁抱谁死不松手,最后眼泪鼻涕毁了新疆教练最喜欢的一件白衬衫和粉领带。


 


据说给里给气的可爱教练以此为胁迫让洪浩轩包了整个基地一个月的奶茶。


 


他临走史森明去找过他,粉丝口中的咖妹焦头烂额地坐在一地乱七八糟里,黑发不整齐地打着卷,“小明,你帮我收拾行李好不好?”


 


史森明比他还惊讶,“你怎么这么多东西?要不你看哪些是必需品剩下的就别带了。”


 


“不行啦,”洪浩轩抬头看他,笑意盈盈,“我要全部都带走,回台湾以后搞到这些超不方便的哎~”


 


“你要回台湾吗?”史森明明知故问。


 


“对哦,”洪浩轩语气温柔,“我要回家啦。”


 


“哇那你以后世界比赛到底给谁加油?”史森明笑嘻嘻地叉腰,“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RNG加油我就让李元浩去台湾gay你。”


 


洪浩轩抬头看他,这个许多年来还是很温和害羞的男生笑得眯起了眼,毫不吝啬台妹的浪漫基因,“我会想你们的。”


 


“小明,加油喔。”


 


 


 


史森明自己的退役不只是合同到期,他的身体也撑不住了。


 


他开始打职业时年龄就不大,巅峰期长也早,缺乏运动和长期精神紧张都在一点一点地侵蚀他的健康。他还记得S8MSI在柏林最后一天打小组赛的晚上,折腾好几天还是没能适应作息饮食气候,外加短时高强度训练,直接让他本来没注意的腰痛成了折磨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后来队医帮他贴胶布的那张照片他自己也看过,史森明一直都知道自己不胖,却也没想到会有那么瘦。


 


腰椎的毛病总是不可逆的,所有的按摩锻炼治疗无非是想尽办法让自己好受一点。每次疼得受不了他总会想起当年简自豪的胸背,李元浩的耳鸣,洪浩轩的偏头痛,严君泽的肩颈。那些伤痕他没办法当作勋章,那是他们枯燥无味又五彩斑斓的青春切实留在他们身上的、一辈子抹不掉的痕迹。


 


是不孤独的奋勇前行,是成长着的追梦。


 


我们都曾经志向远大,如今各奔东西有了自己的生活。你们现在都在哪啊?那些日子你们会记得的吗?


 


 


 


李元浩结婚了,和那个职业时期就恩恩爱爱的姑娘,俩人想要两个孩子,为兄妹还是姐弟拌了嘴。


 


刘世宇成了○○平台的门面主播,做了一档技术分析型视频,措辞暴躁犀利,微博点击量很高。


 


简自豪经常会被官方邀请做做解说嘉宾,没事开开直播,和女朋友发狗粮,据说好事将近。


 


刘志豪的婚礼和李元浩前后脚,北京土著后来在皇城根儿下被请去继续做电竞相关工作,工资颇丰,贵妇日子过得很是悠闲。


 


严君泽把父母接到了上海的大房子,冬天再回归岛民度假模式;网吧开成了连锁,竟然真的略有小赚。


 


洪浩轩回到了他职业生涯的起点,接过了闪电狼的BP笔记,带着一直以来都视为家人的伙伴继续前行。


 


其实史森明最后回了头,他看见戴志春走回自己机位的背影。男孩身板多年如一地瘦,有点职业选手普遍的驼背,脖子习惯性往前伸。他当时想喊住那个一直都被自己严苛对待的AD来着,他想和说以后打游戏注意坐姿,少躺在床上玩手机,近视了可难受;他想说以后就是大哥了要好好带带新辅助,下路对线该果决就果决,以后没有人替他事无巨细地决断了;他想说琪琪你就是最好的ADC,你是RNG·Able你无可替代;他想再说一次RNG加油。


 


轴承运转良好的大门先一步将这些都关在了史森明唇齿之间。


 


梦里的最后他站在RNG门口抬头仰望,姿势一如当年YM·Ming。


 


那是他的,永不言败的皇族。


 


 


 


“……先生,我们快要降落了,”前来收走毛毯的空姐温柔地唤醒史森明,给了他一个标准的八颗牙微笑,“请配合我们将小桌板收起。”


 


史森明睁开眼,黑底金字的英文渐渐从视网膜中模糊不清。


 


飞机降落,阳光灿烂,万里晴空。


 


 


 


END.


 


风里飘雪的花 在记忆之中发芽 


那些红色绿色 我们的青春年华 


志向无限远大 转眼已各奔天涯 


独自走在街上 只看见曾经的晚霞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啊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


选择ming视角的理由是,我很喜欢“明”这个字,爱屋及乌喜欢名字里有“明”的人,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的性格就像名字一样澄净清澈。这篇文开始动笔的时候RNG在柏林小组赛第一轮连跪;于是去重温了春决。我不敢自称RNG粉,刚好想写东西的时候是他们让我觉得不吐不快,就这么写了。与其说是电竞同人不如说是一些我想对电竞说的话,三两拙见,见笑了。


 


今年从年初开始就有很多选手,尤其是老选手(不局限于LPL赛区),退役了。觉得果然还是难以直面离别。很多时候我说不出人生有梦各自精彩,时间总能让记忆消失,但是有过他们存在的事实,他们走过的山巅与低谷,是不会改变的。他们身上战至竭的电子竞技精神是最初吸引我,也最后难以割舍的东西。


 


写完全文洲际赛都快打完了,足以见得我做事到底是有多没效率…今年真的很有希望,想要看到最好的LPL。


 


灵感来自于以上的碎碎念和开头推荐的BGM。最后还是希望每一位选手都能健康快乐,武运昌隆。期待夏季赛,期待S赛,祝大家都得偿所愿。


 


不喜欢请一定一定轻喷啊QvQ


 


喜欢的话欢迎给我小红心小蓝手,有评论就更好了,嘻嘻。